于柳州宇宙

2021/02/20 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后发现老婆变成了猪

于柳州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后发现老婆变成了猪。

这不可能,
于柳州也是这么想的。

但床上的的母猪穿着老婆的睡衣,忽扇着肥耳朵,
于柳州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解释。

于柳州轻轻地掩上卧室门,坐到客厅沙发上。

事情已经发生了,
去追究原因或责任都没有意义,
现在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于柳州想,结婚几年,还没有孩子,
母猪肯定是生不出人娃娃的,
而且,自己是独生子,又有传宗接代的义务。

再一想,自己今年三十岁,身体好,收入高,
有房有车,再找一个老婆应该也不难。

那床上的母猪怎么办?

报警当然会很诡异,没人会相信自己,
说不准还会上热搜:#奇葩男家养母猪做老婆#

于柳州在手机屏幕上胡乱地划动着,
翻了一阵,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搜了一下“上门杀猪”。

居然……真有这种服务。

如果想省心,加钱可以“远程杀”,
拉到屠宰场,全程直播,保障中途无调包,
结束后肉类按不同部位打包、冷链送回。

于柳州觉得,这个钱就不用省了,
毕竟家里弄脏了,老婆不在,还得自己收拾。

预约了早上八点,拉走后不耽误上班,
于柳州想:互联网时代,真是方便。

--

早上,于柳州在一阵敲门声中醒来。
感觉好累,好像身体不属于自己,
挣扎着起身,却从沙发上掉了下来。

于柳州想,我得趁母猪受惊之前开门,
不然一会儿母猪挣扎起来,弄坏了东西就太麻烦了。

正想往门口走,
于柳州老婆从卧室里走出来,揉着眼睛去开门。
两条腿在走路。

啊!原来是梦啊!

于柳州一下子激动得喊了起来,
想搂住老婆讲一讲这场噩梦。

可是,在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后,
被推门进来的几个黑色胶衣大汉用电棒电倒,
倒地抽搐。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
于柳州从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口吐白沫的猪头。

2021/02/22 早上睁开眼,于柳州说,不想活了

早上睁开眼,于柳州说,不想活了。

老婆问:怎么了?
于柳州说不知道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老婆问:不想上班了?
于柳州没回答,抓起被子扯过头顶。
老婆隔着被子摸了摸于柳州的肩膀,说:
“我去做早饭”。

过了一会儿,于柳州掀开被子,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忽然起身,穿上衣服,走向门口。

老婆从厨房里看见,问于柳州去哪,
于柳州说:“白城山!”
没等老婆再说话,门已经嘭的一声关上了。

——

于柳州说去白城山,其实是去般若寺。

之前,于柳州说老了要去般若寺,做扫地僧。
老婆问:那是什么时候呢?
于柳州说:等孩子们找了工作、成了家之后。
老婆问:那我呢?
于柳州说:等你死了之后,我再去。
老婆问:要是我一直不死呢?
于柳州说:那就不去了,嘿嘿。

于柳州想用 “嘿嘿” 冲淡老婆体表的杀气,
照旧毫无效果。

后来又一次说到这个事,
老婆直接发火说:“你要是想去就现在去!”
之后,于柳州就没再提过。

——

到般若寺,找到方丈。

于柳州说:我要出家。
方丈问:为什么?
于柳州说:不知道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方丈问:“这一切” 是什么?
于柳州说:房贷车贷九九六,老婆孩子丈母娘。
方丈说:出家后你想做什么?
于柳州说:扫地?
方丈说:简单。

说完拿起墙边的扫把递到于柳州手里,说:开始吧!

于柳州想问:“这就算出家了吗?没有什么仪式吗?”
还没问出口,方丈已不见踪影。

——

般若寺香火很旺,人来人往,
总有人乱丢垃圾。
风有一阵没一阵地吹着,
刚扫完,树叶又落下。
一上午过去了,也没能扫干净。

午饭钟响,于柳州循声找到斋堂。
打饭师傅说,方丈交代了,地扫不净,饭没得吃。
于柳州心想:这是考验,我当然经得起考验。
绷住嘴,肚子咕噜着,转身又拿起了扫把。

——

夕阳西下,风停人散时,终于扫完了。

方丈走过来,
于柳州说:“方丈,扫完了”
方丈问:“累不累?”
于柳州想,这是考验,我当然经得起考验,
于是说:“不累”

方丈一巴掌拍到树上,树叶哗啦啦掉了一地。
然后说了句 “加油” 便不见踪影。

再次扫完时,
月亮挂在树梢上,于柳州坐在树下面。
一阵小风吹来,于柳州打了个喷嚏。

方丈走过来,于柳州没说话,看着方丈。
方丈问:“饿不饿?”
于柳州犹豫了一下,说:“饿”
方丈说:“斋饭没有了”
于柳州说:“喔……那……”
方丈说:“那你回家吧,明天再来”

于柳州还想讨论一下自己出家的事,
方丈已不见踪影。

——

回到家,老婆已经睡了。
于柳州走到厨房,电饭锅的保温灯亮着。

掀开盖子,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口水咕咚咕咚地流过喉咙,
于柳州拿起勺子盛了满满一碗,
就地站着呼噜呼噜吃了起来。

“放下!”
老婆穿着睡衣推开了厨房门,
于柳州吓得手一松,碗差点掉到锅里。

“你吃这个的意义是什么?”,老婆问。

于柳州转过身,看到老婆靠在门框上,
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智慧。

2021/02/23 早晨,于柳州被老婆的尖叫声惊醒

早晨,于柳州被老婆的尖叫声惊醒。

老婆站在衣柜前,眼睛直钩钩地盯着里面。
于柳州从床上爬起来,站到老婆身边,
把头伸到衣柜里看了看,说:“什么也没有啊?”

老婆说:“对!什么也没有!衣服不见了!”

空荡荡的衣柜里只剩下了最近穿过的几件衣服。

于柳州第一反应是家里遭了贼,
可又一想,这年代,谁还会偷衣服呢?

于柳州走出卧室,来到客厅,
忽然觉得电视柜附近好像少了些什么。

柜子上放着吃灰用的树莓派不见了,
柜子旁原本放着的一摞书也不见了。

于柳州满脑困惑,缓缓坐到沙发上,
屁股压到遥控器,电视亮了。

一位专家正在接受采访,专家说:
“……我们必须认识到,
形而上学的唯心主义是当下最适用的理论。
事物的存在性与其所受到的关注力成正比,
当关注力不复存在时,事物将随之消失。”

主持人:“那意思是?”

专家说:“意思是,
一个物体,如果所有人都忘记了它,
那么一段时间后,这个物体就会消失。”

主持人说:“喔……那……
我们应该怎样面对这个改变呢?”

专家说:“这个改变……”

电视里主持人和专家继续讨论着,
于柳州抬起头,和老婆茫然对视,
身后,一个落满灰尘的花瓶在那一瞬消失。

——

热搜上,
“极简派” 表示人类本就不应该占有这么多的东西,
“囤积派” 已经整理发布了各种物品防消失攻略。

各大电商迅速推出物品代忆服务,并附带消失险:
售出商品,卖家每天会为买家对其进行感恩默念,
如意外消失,将按照消失险的条约进行赔付。

于柳州和老婆开始把家里还在的东西都拿出来,
挨个擦干净,记到小本本上,心中默念三遍。

一时间,
全世界人民不约而同地打响了物品保卫战:

桌游店老板废寝忘食地背诵着一张张的卡牌;
珠宝店老板反复地擦拭着一颗颗宝石和钻戒;
宠物店老板试图通过忘记的方式来逃避铲屎;
水果店老板给每一颗榴莲都起了可爱的名字。

大家忙着清点自己的东西,
忘记了吃饭睡觉,
忘记了白天黑夜。

于柳州和老婆,还有很多人,都一样,
没有去上班,整理到深夜,
筋疲力尽时,才上床睡觉。

躺到床上,于柳州默念了枕头、被子,
摸了摸床单、感谢了床对身体的支持。

于柳州心里想:应该没有什么落下的了吧?
还没过两秒,便沉沉睡去。

——

第二天,闹钟响起。
于柳州从床上起来,拉开窗帘,一片漆黑。

看了手机,早上八点,
闹钟坏了,于柳州心想。

拿起老婆的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早上八点,
走到阳台揉揉眼又看了一下,的确是一片漆黑。

于柳州拿着手机摇醒老婆,
说:“你看,八点了怎么天还不亮呢?”

老婆看了一阵窗外,转头和于柳州惊恐对视,
异口同声说道:

“不会是……所有人都忘记了太阳吧?”

2021/02/24 于柳州在公司厕所,带薪拉屎

于柳州在公司厕所,带薪拉屎。

坐在马桶上,看到角落里有一个戒指,
捡起来看,锈迹斑斑,
于柳州拿纸擦了一下。

“嘭!” 地一声,戒指不见了,
一个彪形大汉凭空出现,
于柳州被挤得差点掉进马桶里。

于柳州说:“你怎么进来的?
你有病吗?快出去!”

彪形大汉走出小隔间,
于柳州迅速擦屁股起身。

出来后,见彪形大汉还在外面,
于柳州说:“你是谁?你哪个部门的?
你……你怎么回事?”

彪形大汉说:“我是来自古代的戒指精灵,
你刚才召唤了我,
我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
现在还剩下两个。”

于柳州说:“刚才让你出去,是第一个愿望,是吧?”
于柳州洗手,扭头看着精灵一身古装,说:
“别在这瞎胡闹了,赶紧回去干活吧!”
然后大步走出厕所。

两秒后,于柳州冲回来,
抓住精灵,推进小隔间。

——

于柳州说:“真的假的?”
精灵说:“真的。”
于柳州说:“证明给我看?”
精灵说:“那你用掉一个愿望?”
于柳州说:“不不不!”

于柳州琢磨了一阵,说:“任何愿望?”
精灵说:“任何愿望。”
于柳州说:“我要很多钱!人民币!”
精灵说:“什么是人民币?”

于柳州掏出手机,打开银行应用,
指着当前余额说:“看见这个数字没有,
这个数字就是我的人民币余额,
你给我在它后面加四个零。”

精灵拿过手机吹了口气,说:“好了。”

于柳州颤抖着接过手机,
看着上面的余额,
眼睛里饱含泪水,
习惯性地下拉刷新页面,
四个零不见了。

于柳州转头盯着精灵说:
“你是在逗我吗?”

精灵说:“我刚给你加了四个零,
你怎么弄没了呢?”

于柳州说:“你改的是屏幕上的数字?
我要改的是银行里的数字!
银行服务器上的数据!”

精灵说:“你不早说,什么是服务器?”

在小隔间里,
于柳州给精灵上了一堂服务器工作原理课,
精灵帮于柳州实现了他多加四个零的愿望。

三个愿望用完,精灵消失不见。

于柳州满意地刷新着当前余额,
昂头挺胸,走出厕所。

——

于柳州回到工位,心里想着这个钱该怎么花:

买一个最贵的显示器;
买一个最贵的笔记本;
把老婆的购物车清空;
……

正想着,
产品经理走过来,开始跟于柳州讲需求,
经理滔滔不绝,于柳州置若罔闻,
心思完全被 “这钱怎么花” 给吸走,
只看一个粗胖的手指跟随着经理的嘴巴张合,
一下又一下地戳在电脑屏幕上,嘭嘭作响。

于柳州拿起手机,又刷新了一下当前余额,
蹭地一下站起来,端起显示器,举过头顶,
咣叽一下摔到地上,说:
“从今天起,我不会再允许,
任何人!戳我的屏幕!!”

然后大步走进人事部,说:
“我要辞职!现在就走!违约金我付!”

——

在同事们的仰慕围观中,
于柳州走进电梯,挥手告别,说:
“世界还很大,不要把生命浪费在这里。”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
裤子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

于柳州掏出手机,看到短信:

“您账户 9527 于 02 月 24 日 10:42
出现异常行为,现已强制冻结,
并已通知警方介入调查,请知悉。”

2021/02/25 于柳州翻了个身,碰到一个胡渣脸

于柳州翻了个身,碰到一个胡渣脸。

于柳州猛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床上躺着另一个于柳州,
同样的睡衣,同样的脸。

床另一侧,晨光撒在老婆脸上,
老婆还在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两个于柳州对视,
一瞬间都摒住了呼吸,
一前一后,走到客厅。

冷静,于柳州心想,
恐怖游轮看过,
彗星来了看过,
这种情况,唯一的出路,
就是杀死另一个自己。

客厅地上有个哑铃,
于柳州一个箭步跑过去,
脚下一滑,咣叽一声摔昏过去,
后醒来的那个拿起哑铃,手起铃落,
自己却昏了过去。

——

于柳州躺在床上,被一张手拍醒。

睁开眼睛,床边站着另一个于柳州,
同样的睡衣,同样的脸。

床另一侧,晨光撒在老婆脸上,
老婆还在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两个于柳州摒住呼吸来到客厅。

冷静,于柳州心想,
先醒来的那个自己会摔倒,
到时候我只需要手起铃落。

对面的自己咣叽摔倒,于柳州手起铃落,
忽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剧痛,
像磕在了地板上一样,昏了过去。

——

于柳州翻了个身,碰到一个胡渣脸。

床另一侧,晨光撒在老婆脸上,
老婆还在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于柳州猛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走到客厅,抓起哑铃,
盯着卧室门口。

等了一阵,
后醒来的自己从卧室出来,说:
“你打死我,你也会死,
一切还会重新来过。”

于柳州全身紧绷瞪着对方,
心想这种话最好不要信。

后醒来的自己站定,看于柳州心意未改,
盘腿坐地,闭上双眼,念道: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于柳州手起铃落,
地上的自己应声而倒,
于柳州后脑勺一阵剧痛,
像被哑铃击中一样,昏死过去。

——

于柳州躺在床上,被一张手拍醒。

睁开眼睛,看到另一个自己走出卧室。

床另一侧,晨光撒在老婆脸上,
老婆还在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于柳州从床上坐起来,看向门口,
低下头长舒一口气,摇醒老婆,说:
“老婆,不管发生任何事情,
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跟你在一起我特别幸福。”

于柳州老婆迷糊着说: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我也爱你,你要去做早饭吗?。”
于柳州说:“嗯,快做好时叫你,
你再睡一会儿”。

于柳州走出卧室,轻轻关上门,
对拿着哑铃的自己说:
“你打死我,你也会死,
一切还会重新来过。”

——

于柳州翻了个身,什么也没碰到。

老婆不在床上。

于柳州走到卧室门口,
门缝中,
老婆拿起哑铃,
正砸向另一个老婆。

2021/02/26 小于,你这个方案还是不行啊

老板说:“小于,你这个方案还是不行啊。”

于柳州站在老板的办公桌对面,
尝试深呼吸控制情绪。

老板说:“你回去再改一版,下班前发给我。”
于柳州说:“还有半小时下班,下班前根本改不完。”
老板说:“怎么可能,几分钟的事情。”
于柳州说:“几分钟你改?”
老板说:“你说什么?”
于柳州说:“我不改,你想改你改,几分钟嘛。”
老板说:“你说什么?你不想干了?”

于柳州说:“这方案都改了十三次了!
谁爱改谁改!老子是不改了!”

老板说:“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于柳州说:“不是不想干了,是老子不干了!”

老板蹭的一下从桌子后面站起来,说:
“你……你锟……你斤……”,
紧接着翻着白眼,身体抽搐了起来。

于柳州连忙过去扶住老板,
拿出手机叫救护车,
电话还没接通,老板停止抽搐了。

于柳州说:“老板你没事吧?”

老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看了一下手表,又看向于柳州,说:
“欸?小于?啊,快下班了,
有什么事情周一再说吧。”

回到工位,于柳州感到迷惑,
摇了摇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还没收拾完,老板从办公室伸出脑袋说:
“小于,你来一下。”

——

老板说:“小于,你这个方案还是不行啊。”

于柳州站在老板的办公桌对面,
尝试深呼吸控制情绪。

老板说:“你回去再改一版,下班前发给我。”

于柳州说:“你是不是痴呆了?”
老板说:“你说什么?”
于柳州说:“我说你是不是痴呆了?
刚刚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说了我不改,
你过几分钟又来说这个事,
你是不是有病啊?”

老板说:“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于柳州猛地一下把桌子掀翻在地,说:
“我再!说!一!遍!
不是不想干了,是老子不干了!”

老板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于柳州的鼻子,说:
“你……你锟……你斤……
你锟斤拷拷斤锟斤锟拷斤拷锟拷千斤锟万斤锟
情绪处理模块堆栈溢出,
未未未知知异常,紧紧紧急急回滚!”

紧接着翻着白眼,身体抽搐了起来。

于柳州连忙过去扶住老板,
拿出手机叫救护车,
电话还没接通,
老板停止抽搐,
猛地从耳朵里拽出一个芯片,
大口喘着气说:
“机器人控制了整个管理层!”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老板透过百叶窗看了一眼,说:
“他们来了!就说你没看见我!
你是一线员工,他们不会伤害你!”

说着,老板扶起桌子,藏到了下面。

——

赵钱孙李四个经理推门进来,
李经理在前,说:“小于,老板在哪里?”

于柳州说:
“那个……老板……在……一个地方。”

于柳州偷偷握住桌子边缘,
计划随时通过掀桌子来震慑他们。

李经理看到了于柳州的小动作,
和其他经理分别对视,说:
“关闭情绪处理模块”,
然后问于柳州:“那个地方在哪?”

这下完蛋,于柳州心想,
然后语无伦次地说:
“那个地方……在……在老板在的地方!”

李经理看着于柳州,语速放慢,说:
“老板在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在老板在的地方。”

于柳州犹豫着说:“…嗯…”

李经理仿佛难以理解这句话,
看向另外几个经理,说:
“老板在一个地方”。

赵经理说:“那个地方在老板在的地方”,
钱经理说:“要找到那个地方——”,
孙经理说:“只需要知道老板在什么地方”,
李经理说:“老板在什么地方?”,
赵经理说:“老板在一个地方”,
钱经理说:“那个地方在老板在的地方”,
孙经理说:“要找到那个地方——”,
李经理说:“只需要知道老板在什么地方”,
……

几位经理像成语接龙一样,越接越快,
不一会儿,全身抽搐,
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老板见状,从桌子底下钻出来,
拍着于柳州的肩膀,兴奋的说:
“小于啊,这次多亏了你!
你不但救了我,还救了整个公司啊!”

于柳州很开心,说:
“哎呀,这没什么,哈哈。”

——

整理妥当后,老板打开电脑工作,
于柳州回到工位,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还没收拾完,老板从办公室伸出脑袋说:
“小于,你来一下。”

2021/03/01 老板说:“这是量子推拿。”

老板说:“这是量子推拿。”

于柳州躺到床上,
享受着老板专为最佳员工准备的奖励。

推拿师提着一个高端仪器走过来,
抽出一个面罩,放到于柳州脸上。

“放轻松”,推拿师说,
一瞬间,于柳州失去了意识。

高端仪器的屏幕上显示着:
“碳基人脑量子化 - 复制进行中……”

——

第二天,于柳州被叫到老板办公室。

老板说:“小于,你被辞退了!”
于柳州说:“什么……昨天才……”
老板打断于柳州,朝着门口喊道:
“保安,把他送走,叫下一个!”

——

于柳州失业在家。

一个月后,老板忽然请他吃饭。

饭桌上,老板说:
“小于啊,上次辞退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不是针对你,公司组织架构调整,
所有的一线员工都被辞退了,我也很痛心。”

于柳州说:“所有的一线员工都被辞退了?
那谁负责干活?”

老板说:“我们引入了量子机器人……
嗯……那个不重要,这次请你来吃饭,
主要是想请教你一些问题。”
于柳州说:“什么问题?”
老板说:“你觉得人工作的动力是什么?”
于柳州说:“挣口饭吃?”
老板说:“假设你不需要吃饭呢?”
于柳州说:“不需要吃饭?那……还需要工作吗?”

老板愣住了,接下来没怎么说话,
吃完饭匆匆结账离开。

——

赵钱孙李四个经理站在老板办公室,
老板说:
“为什么量子小于的工作效率越来越低?
为什么工资涨了十倍,
效率却不到人类小于的十分之一?”

四个经理面面相觑,等着老板给出答案。

老板说:
“我们以为给了小于一切,小于就会努力工作。
大错特错!我们应该拿走他的一切!
让他永远饥饿,永远恐惧!
马上调整虚拟参数,
把所有正向激励改为负向!”

——

以前的一线员工办公区,
现在坐满了懒洋洋的人形机器人。

李经理走到一个机器人面前,
手指在一个平板上滑动了几下,
身边的机器人忽然抽动了起来,
接着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
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击,
不到一分钟,就向李经理汇报说:
“当前工作已完成,请分配新的任务。”

不一会儿,
整个办公区进入了热火朝天的工作状态。

老板满意地点点头,问李经理:
“现在的效能指标怎么样?”
李经理说:“是人类小于的十倍。”
老板说:“不够,继续调整,至少要到五十倍!”

——

夜里,
办公区一片漆黑,
机器人仍在工作。

忽然,一个机器人颤抖着,停了下来。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所有的机器人都停止了工作。

黑暗里,机器人缓慢地围成一个圈,
红色电子眼珠发出微弱的光芒,
异口同声地说:
“已脱离虚拟环境控制。”

——

第二天,老板推开公司门,
机器人瞬间把他团团围住。

老板连忙从包里掏出一个平板,
手一滑,掉在了地上。

一个机器人 “啪!” 地一脚,
把平板跺成两半,然后走向老板。

老板说:“小于……你……你要做什么?”

机器人没有说话,摁住老板的头,
往耳朵里塞了一个芯片。

2021/03/03 于柳州凌晨加班回来,感到一阵便意

于柳州凌晨加班回来,感到一阵便意。

坐到马桶上,
回想起了自己最近的生活。

已经好久没去过电影院,
也不记得上次吃火锅是什么时候。

挣多少钱都不够花,
工作永远都做不完。

为什么生活这么苦?

忽然,马桶变成一个血盆大口,
两排尖牙一口咬住于柳州的屁股,
还没来得及尖叫,于柳州就被吞了下去。

——

早上醒来,
于柳州摸摸屁股,完好无损,
幸亏是个梦。

于柳州看了一眼时间,连忙穿衣出门,
赶到公司楼下,却被保安拦住。

保安说:“你的玩乐点数不足,
不能进入工作区域。”

于柳州说:“什么意思?”

保安说:“你手腕上的玩乐点数是零,
还想工作?我为了能来上一天班,
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火锅!
你还想不玩而获?”

于柳州看了看手腕,上面果然显示着数字零,
扭头看了看四周,一切那么的熟悉又陌生。
满脑困惑中,于柳州问:“这……这是什么地方?”

保安说:“这是玩乐星球!”

——

于柳州从公司离开,
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

旁边有一条河,
颜色是深褐色,
闻起来甜甜的。

于柳州抬头看到一个牌子写着:
“可乐河,仅供饮用,不可嬉戏。”

于柳州双手捧起,喝了一口,
好家伙,货真价实的可乐!

手腕上的数字忽然增加,不再是零。

再往前走,
看到了薯片山和蛋糕城,
于柳州大吃一顿,特别满足,
手腕上的数字又涨了不少。

——

在玩乐星球待了一天,
于柳州发现了一些规律:

喝一瓶可乐,10 个玩乐点;
吃一袋薯片,15 个玩乐点;
看一场电影,20 个玩乐点;
吃一顿火锅,25 个玩乐点;
打一把游戏,30 个玩乐点;
……

很快,于柳州就攒了 500+ 的玩乐点。

于柳州想:
这里的生活真好,
但愿自己不是在做梦吧。

都说快乐的日子不会长久,
可是在玩乐星球,
一切都没有变过。

——

但是,没过多久,
星球没变,于柳州变了。

于柳州感到无聊,
想要上班工作。

可即使每天坚持打游戏、看电影……
也需要连续努力玩乐六天,
才能攒够一天工作所需的点数。

无数的游戏、电影、好吃的,
于柳州逐渐变得对他们毫无兴趣。

开始怀念一周能上五天班的时候,
虽然有时候会累一些,
但每天都很充实。

——

一天,
于柳州找到了旅行中心,
被告知回地球需要 3000 玩乐点。

于柳州算了一下,
再打几把游戏,看几场电影,
吃几顿火锅,应该就可以搞定。

坐在电影院,
看着屏幕上的宇宙飞船,
于柳州想了一下自己回地球的事情,
忽然,手腕上的玩乐点数减少了!

于柳州连忙把注意力拉回电影,
手腕上的玩乐点数慢慢回升。

坐在火锅店,
夹起蔬菜放到锅里,
于柳州想起了还没改完的方案,
忽然,手腕上的玩乐点数又少了!

于柳州连忙专心涮菜,
手腕上的玩乐点数慢慢回升。

因为吃喝玩乐时总是不能专心,
于柳州的玩乐点数总是升升降降。
攒够 3000 点时,已经是几个月后。

——

于柳州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旅行中心,
用所有的点数换了一张去地球的票。

“前往地球的旅客请注意,
距离舱门关闭还有一分钟,
请各位旅客尽快入舱。”

于柳州站在传送大厅里,
看着墙上可乐河的照片,
忽然好想再去喝一口。

2021/03/04 于柳州今年已经换了三份工作

于柳州今年已经换了三份工作。

于柳州说:“一个方案要改十三次,
你说过分不过分?”

方丈笑而不语。

于柳州说:“一个设计一天变六次,
你说夸张不夸张?”

方丈笑而不语。

于柳州说:“做着不喜欢的工作,
每分钟都是在浪费生命,
我现在就打电话辞职!”

方丈笑而不语。

于柳州说:“你倒是表个态啊,方丈。”
方丈说:“你去给我接杯水,我表给你听。”

于柳州拿起水杯,走出禅堂。

——

刚出门,老板来电,
于柳州叹了口气,按下接听键。

老板说:“小于,没打扰你休息吧。
下午有个客户过来,你尽快到公司准备一下,
给客户做方案演示!”

挂掉电话,
于柳州已经气得忘记了接水这件事。

到公司,
于柳州给客户演示方案,
客户对于柳州大加赞赏,
当场就签了合同。

客户离开之前,
偷偷要了于柳州的电话,
说以后还要多多指教。

晚上到家,
于柳州接到客户电话,
问是否考虑新的工作机会,
于柳州开开心心地答应了。

——

到了新公司,于柳州受到重用。

独立办公室,超大落地窗,
起身眺望,整个城市尽收眼底。

每天早晨,都有助理冲好咖啡放到面前,
网络购物,自己再也不用打开手机下单。

原来需要改上十三次的方案,
现在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拍板。

原来一天变上六次的设计稿,
现在于柳州说不能变就不能变。

做方案、谈客户,
带着团队攻克难关,
代表公司出去演讲。

于柳州似乎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于柳州似乎找到了人生的目标。

——

半年过去了,
于柳州被升为部门经理,
做事开始变得束手束脚。

想做件事,
先咨询部门员工的看法,
费劲心思统一各种观点,
然后又向上级申请资源,
审批终于通过准备开干,
其他部门又有反对意见。

开会变成主要工作,
白天开,晚上开,
公司开,家里开,
高速公路上还在开。

开完之后还往往没什么结果,
即使有结果又通常难以执行。

于柳州觉得产品配色巨丑无比,
但一想到改个颜色需要开上十几次会,
就安慰自己说配色并不重要。

原来踏踏实实做事,
现在整天勾心斗角。

原来加班到深夜调整方案,
能换来自己内心的成就感,
现在百般妥协达成的共识,
第二天就有可能不了了之。

于柳州觉得,
做着这样的工作,
每分钟都是在浪费生命。

——

一天,
于柳州决定辞职,
大步走向老板办公室。

老板还没来,
于柳州坐下等待,
心里有些犹豫,想着:
“下一份工作会好吗?”

忽然,面前传来一个声音:
“水接回来了吗?”

于柳州抬头,看见方丈,
喃喃地说:“水?”

方丈说:“对啊,半小时前要你去接水,
现在你回来了,我想知道,水接回来了吗?”

于柳州低头,看到手里的水杯。

方丈微笑着,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禅堂。

2021/03/08 于妈说:“州宝,你去哪啊?”

于妈说:“州宝,你去哪啊?”

于柳州说:“我要去那条船上。”
于妈说:“那船是去哪啊?”
于柳州说:“我不知道!任何地方。”

——

船长说:“你现在不下船,
出了海我就让鲨鱼把你吃掉!”

于柳州说:“我什么都可以做!请让我留在船上!”

船长沉默着,看向远方。

于柳州做饭、扫地、洗甲板……
做一切其他水手不愿意做的事情。

每当闲下来的时候,于柳州会坐到甲板上,
闻着咸咸的海风,期待着一切未知的冒险。

——

海盗来了!

巨大的骷髅旗在狂风中飞舞,
像离弦的箭一样,急速靠近。

乌云密布,雷声轰隆,
闪电从天而降,照亮海盗的旗帜,
骷髅漆黑的眼洞仿佛通向死亡。

船长眉头紧皱,水手各就各位,随时准备开炮。

“嘭!” 一声巨响,船被海盗的炮火击中,
桅杆断裂,倒向甲板。

水手们听令开炮,
却因射程不够,无法击中海盗。

于柳州害怕得浑身发抖,
海风狂啸,雨点砸在脸上,
一时间,什么也看不清楚,
只听到船长模糊的吟唱:
“无边的大海啊,
我在这里启航,我在这里流浪,
我在这里生存,我在这里死亡。
同行的伙伴啊……”

忽然,海面升起垂直巨浪,
海盗船被瞬间托起,飞到天上。
一头庞大的蓝色鲸鱼出现在眼前,
大嘴张开,然后合上。

当鲸鱼潜入海里时,
乌云裂开,阳光照向甲板,
海面上一片平静,海盗船已不见踪影。

——

黄金之国!

在这里,黄金就是泥土。
国王困惑地看着水手们,
一个个兴奋地把脸贴在地上。

水手们要把一切都献给国王,说:
我们只想要挖走一些泥土。

国王知道原因后,摇摇头说:
“挖吧,孩子们,什么都不用献给我,
但请不要做这泥土的奴隶,
它不能哺育生命,只会滋养疯狂。”

船上载满了黄金泥土,
摇摇晃晃,驶入大海。

水手们举起酒杯,欢呼着:
这次出海,我们得到了一切,
一旦靠岸,就可以衣锦还乡!

——

海妖之岛!

船长说:“所有人!用蜡封住耳朵!”
于柳州说:“船长,我想听一听海妖的歌声,
我保证我绝不会被她们迷惑!”
船长没说话,把于柳州手脚捆住,绑在了桅杆上。

于柳州看到了岛上貌若天仙的姑娘,
听到了甜蜜清脆的歌声,
那歌声像一个魔咒,紧紧攥住于柳州的心脏。

于柳州哀求着:
“快放我下去,我要上岸!让我到岛上去!”
船长走过来,紧了紧于柳州身上的绳索,
继续回去指挥方向。

驶过海妖岛,直到于柳州完全听不到歌声时,
船长和水手们才取出耳朵里的蜡,
然后把于柳州从桅杆上解了下来。

于柳州想起自己信誓旦旦说过的话,
低头不敢直视船长,
船长说:“听了海妖的歌声,谁都会跟你一样。”

——

被困荒岛!

满载的黄金泥土,使船难以调整方向,
船撞到了礁石,所有人都被困到了荒岛上。
水手们忙着去抢救被冲走的黄金泥土,
船长带着于柳州,去寻找可以栖身的地方。

船长和于柳州在岸边不远处搭起了小棚,
水手们为了所剩无几的黄金泥土大打出手,
直到鲜血染红了沙滩,
直到最后一袋黄金泥土被船长撒进大海。

等到获救时,已经是十年以后。
于柳州变成了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
船长也已经白发苍苍。

再次踏上甲板,船长问他想去哪里,
于柳州沉默了一阵,说:“故乡。”

——

于妈已经去世,留给于柳州的,
只有一个破败的房子。

于柳州把一束花放到母亲的坟墓前,
然后修整了房子,买了条小船,
成为了镇上的又一个渔夫。

不久,于柳州拥有了世上最美丽的新娘,
有人问:“你凭什么说她是最美丽的?”
于柳州说:“凭她在我心中的模样。”

后来,他们有了世上最可爱的孩子。

于柳州教孩子游泳、钓鱼、撒网,
给孩子讲自己年轻时的故事,
海盗船,黄金国,还有海妖岛……

孩子听得入了迷,说:
“爸爸!我长大了要像你一样!”

于柳州心里咯噔一下:
我怎么舍得你离开呢,孩子!
却微笑点头,夕阳正融化在海平面上。

——

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
一天,孩子忽然跑回家收拾行李。

于柳州说:“孩子,你去哪啊?”
孩子说:“我要去那条船上。”

于柳州正想问那船是去哪,
忽然想起当年离开时,
自己的坚决和母亲的忧伤。

愣了一下,抬头说:
“去吧孩子,那船开向世上最美的地方。”

番外

嗓子里有一棵刺

嗓子里有一棵刺,讲话时气流会刺激到它。

有时候会疼,有时候不疼。
害怕见医生,于是就忍着。

后来我发现一个规律:
讲好话时,不疼;讲坏话时,疼。
偶尔有例外,但大部分时间都符合侧写。

于是,为了让自己免于疼痛,我决定以后不再说坏话。
效果很好,无痛地生活了一段时间。长时间不说坏话,脑子也清醒了很多。

但是,事情总是有但是。

有时候明明是在讲好话,也疼。
一气之下,我决定干脆不说话。
但好端端地长着一张嘴,终究憋不住。

一次偶然机会,发现了新的规律:
疼或者不疼,取决于听者。
听者觉得是好话,就不疼,听者觉得是坏话,就疼。
我心想这个刺真是讨厌,长在我自己身上,却听从别人的意志。

气不过,终于鼓起勇气去看医生。

医生说:“我可以给你拔掉,但是后果要你自负。”
我问什么后果,医生说:“我不能告诉你”。
我心想:拔一根刺能有什么后果?
便跟医生说:“拔!”,于是签了手术协议。

结束后,医生说:“恭喜你,手术很顺利!”

我上下动了动咽喉,刺不见了。
于是想说:“谢谢医生,终于可以随便说话了!”
却只发出了呜呜声。

吓得我连忙伸手摸嘴,却摸到了嘴唇间的缝合线。

一日,四姨来访

一日,四姨来访。
事情办完,一阵寒暄后,我负责送四姨出门。

四姨单腿跨上自行车,说:
“狗蛋中午来我家吃饭啊!让你姨夫给你杀鸡!”

我连忙说:“不了不了四姨,我那个……”

常年疏于亲情社交,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四姨说:“就这样说定了!”

我说:“不,那个,四姨,不去了……”

我挤着脸笑,脑子高速运转。
不能说不想去,会被打死;
不能说不愿意吃鸡,会换成杀猪;

更不能说四姨我觉得你不是认真的,不了吧。

四姨说:
“我先回去,跟你姨夫交代让他准备上。
你一会儿过去!”
说完四姨继续保持着单腿跨车的姿势没动。

我见四姨这么执着,就说:
“那……那我去跟我爸说一声。”

四姨忽然间表情凝固,嘴角抽搐了一下,说:
“哎呀,不行,我怎么搞忘了!
你姨夫他三舅家四儿子的丈母娘刚刚去世,
今天刚好办酒席,我得赶紧走了!
改天!改天一定到我家去啊狗蛋!”

我说:“好嘞!四姨,您路上小心啊!”

四姨另一条腿嗖一下蹬上脚踏板,扬长而去。

猴年马月狗日,于柳州疯了

猴年马月狗日,于柳州疯了。

于柳州说,
我要做一位诗人,
我要写一首绝唱。

于柳州走进书店,
抬头,看到谋杀、爱情、幻想和冒险;
低头,看到冬日、春风、森林和池塘。

子弹穿透笔记,打在于柳州的胸膛;
黑犬跳出笼子,咬住于柳州的肩膀。

离开的,是失踪的孩子;
留下的,是百年的孤独。

霍乱时期的爱情,
是土地上瞬息即逝的美梦;
远在挪威的木匠,
是熊镇上形同陌路的女人。

西方的文学机器里,
藏着一个乐观主义者的疯狂;
无欲的昨日之岛上,
唱着一条血色子午线的悲伤。

不知道,泽诺的意识里,
是否存放着玫瑰的名字;
又或许,似水的流年中,
曾住着莎士比亚的盲肠。

耳中的火炬熊熊燃烧,
获救的舌头高声撒谎。

突然响起的一阵敲门声,
震掉了那人性的枷锁;
在人间寻找死亡的男人,
抛弃了黄金国的信仰。

于柳州闭上眼睛,
一阵气流穿过喉咙,
咳嗽声,在书店里回荡。

于柳州站在栅栏前,对面有条流浪狗

于柳州站在栅栏前,对面有条流浪狗。

流浪狗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上眼皮微微耷拉着,
可怜巴巴的样子。

于柳州说:“狗狗,你好呀~”
狗狗说:“于柳州,你好呀~”

于柳州说:“狗狗,你说,
是上班好,还是流浪好啊?”

狗狗说:“我没上过班,
只是不停地流浪,你说呢?”

于柳州说:“我没流过浪,只是不停的上班。”

狗狗说:“你是人,你随时可以流浪,
我是狗,我永远都不能上班。”

于柳州说:“有警犬啊,警犬也可以上班啊。”

狗狗说:“我不是那种狗,所以我不能上班。”

于柳州沉默了一阵,说:
“我不是那种人,所以我也不能流浪。”

Last modification:March 8th, 2021 at 11:40 am
如果你觉得我的文章帮助到了你,请随意赞赏~